当前位置: 主页 >> 男女生活

姐妹会中的性奴01~23完

来源:久奇网   浏览量:0   发布日期:2022-10-04

姐妹会中的性奴01~23完

引子

19岁的时候,我还是一个瘦弱的男孩,我出身于贵族家庭怀特家族,这也

是我十分骄傲的一点,从小到大,我学习的成绩都十分优异。但因为遗传的原因

我的身高并不高,只有1米7左右,长期在屋里接受教育的原因我的皮肤很白也

并不强壮,甚至可以说得上是纤瘦。

我的大学是圣克里兹学院,这个学院是闻名遐迩的女子学校,曾走出过许多

着名的女政客,在上流社会中有着很大的影响力。从去年起学院决定转变为男女

合校,开始招收男生。家族便动用关系把我安排了进去。

? ? 在学院里我沒有让家族失望,从众多的竞争这种脱颖而出顺利的加入了学生

会,并在书记官的职位上幹的十分出色,这为我带来了许多女性拥护者,何况我

长得也算得上帅气,而且十分斯文,充满了书生气。

一、条件

晨光穿过梧桐树层层的枝叶照在圣克里兹学院主教楼古老的墙壁上,留下了

斑驳的影子不停跳跃着,偶尔间会透过欧式刻花的大窗户,映在学生会宽大的黑

橡木桌子上。

辛蒂娅正坐在桌前低着头,她细长的双眉紧蹙着,一双深邃的蓝色眼睛聚精

会神的盯着桌签的文案,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问题。她穿着用鎏金缎带装饰的夏季

校服,一头金黄色的长辫用金环束在脑后,长长的辫梢越过肩膀搭在她的胸前,

那一点晨光照在她的头髮上发出了耀眼的色彩。

我进来时她正在一堆档上面用笔不停地写写画画,我便沒有出声,轻轻的

坐在了一旁等候着。

一小会之后,她坐直身子,把写完的文件堆到了一边,简单的整了一下上衣,

紧身的黑色校服将她的身材勾勒的浮凸有致,让我不禁咽了下口水。这时,她才

发现坐在旁边的我,似乎想要抱歉的微笑一下,但在她一贯严肃的脸上,只是轻

轻的勾了下嘴角而已。「麦克,你来了。」

作为圣克里兹学院的学生会长,辛蒂娅在工作中的态度一贯是严厉而冷漠的,

这也为她赢得了冰山的外号。只是一个淡淡的笑容已经让我感到受宠若惊了。我

立刻站了起来「会长,您找我有事」

她打量了我一下,慢慢的说道「你作为学生会的书记官也有一年多了吧。」

「是的」我答道,隐约预感到她要说什么。

果然,她继续说道:「下学期就要进行新会长的选举了,听说你的唿声很高。」

「还好了。」我满不在乎的说,心里确有些得意「竞选还早呢,其实,妮雅

的胜算也是很大的。」

妮雅是我竞选学生会会长唯一的竞争对手,她比我早二个月进入学生会,一

年多以来一直出任风纪委员的职务,妮雅工作上雷厉风行,在整顿校风校纪的工

作中做出了不小的业绩,但由于过于严厉,也得罪了不少学生,因此在上个月的

的调查中显示出的支援率一直比我落后许多。因为这次竞选我和妮雅的关系鬧得

很僵,以至于到了只要一见面就要吵架的地步。她一直宣扬我是软弱的小白脸,

而我也私下里称她为疯狂的女暴君。能够在初次调查中打败她也让我大大的出了

一口恶气。

「妮雅还是不如你的,你也不用谦虚,怀特家族的声望也让你占了不少便宜

吧」辛蒂娅说着顿了一顿,眉毛皱在了一起「不过关于你竞选资格的事情,恐

怕我还要要斟酌一下。」

想要竞选学生会长,上届会长的推荐也是必不可少的因素,如果辛蒂娅表态

坚决支持妮雅的话,不仅仅对评审会的意见会产生影响,即便是我在学生中的支

持率也会下降,毕竟连任两届会长的辛蒂娅威望还是很高的。我听她如此说,以

为她不看好我,心里不禁慌了起来。急忙说道:「会长,我完全符合条件啊,我

在学生会工作满一年了,无论是贵族的出身还是业绩都……」

辛蒂娅摆了摆手,说道:「我不是指硬性指标,这么长时间以来你的工作我

也看在眼里,你是完全有能力胜任会长的职务,只是……」她沈吟了一下又说道:

「你应该也知道,我们圣克里兹学院一直是女校,从去年才开始招收男生,以往

的学生会会长全是女生,因此在学生会的竞选中一直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学生

会会长一定要出自我们学校歷史悠久的女生社团-红丝带姐妹会,包括我也不例

外。」

「可是,你们不能剥夺男生的竞选权利啊,这不公平!」我大声争辩着。

辛蒂娅用手里的笔轻点着桌面,似乎在思考着,一小会之后,又说道:「我

也知道这不公平,但这时学校的传统,我也沒有办法。」她见我还要争辩,便摆

了摆手「先听我说完,现在有一个折中的办法,我已经和红丝带姐妹会的会长沟

通过了,因为学院已经转变为男女合校,姐妹会便也想要尝试招收少量的男生成

立一个附属的兄弟会。作为实验,可以接收你作为第一个男性初级会员,如果直

到下次竞选之前你在姐妹会中的表现良好,至少不能被开除,我会说服评审团承

认你的竞选资格,你看怎么样」

我愣住了,红丝带姐妹会是圣克里兹学院最古老和光荣的女生社团,从这个

社团出去的女生基本都进入了上流社会。同时它也是学院里资金最充足的社团,

社团中大部分的成员都有贵族背景,因此,有许多家族都会给它捐款。这也是为

什么它有一座独立的小城堡作为活动室的原因。甚至我还听说那里的每个高级会

员都有一个独立的房间。

学院中所有贵族出身的女生都希望能成为这个社团的一员,但是姐妹会的审

核十分严格,只有性格、容貌、出身乃至成绩都十分优秀的女生才能获得它的青

睐。因此姐妹会的会员对每一个女生来说都是一份值得骄傲的荣誉。

对于男生而言,姐妹会一直是我们憧憬的物件,每一个男生都希望能够有机

会进入那个散发着黄色暖光的灰褐色城堡,并从里面带走一个(或几个)美丽的

姑娘。但很可惜,那里是禁止非会员进入的,厚重的钢门沒有专用的磁卡根本无

法打开。

现在我居然有机会进入姐妹会,可以自由出入那个充满了美女的地方,这简

直是会让其她男生嫉妒的吐血的好事情,我自然一口便答应了下来。

「我知道你会答应的」辛蒂娅的眼神中包含着让我捉摸不透的神色,她拿出

了几张纸放在我面前「这是入会协议,你把它签了就算是姐妹会的一员了」

我简单的掠了一眼协议,便提起笔,开始签字。

「提醒你一句,成为会员之后沒有许可是不能退出的,不然会有很严重的后

果。」

我的手顿了一下,心里似乎有一点不好的预感,但一想到城堡中的几十个美

丽少女,我又坚定地签完了自己的名字。

……

学生会办公室的大门关上之后,辛蒂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好了,可

以停下了」她沖无人的办公室轻声说道。一声轻哼从她身下传了出来。辛蒂娅撩

起了长裙,一个黑髮少女从她双腿之间抬起头来,脸上满是水渍。辛蒂娅摸着她

的脸,想在抚摸一只宠物一般,她用拿纸擦了擦下身,又在充满了她下体味道的

黑髮少女的脸上擦了擦,她捏开黑髮少女的嘴把纸巾放了进去,少女毫不迟疑的

嚼碎咽了下去。

『真乖』辛蒂娅仿佛在自言自语:「你说,我们光荣的学生会怎么能让一个

骯髒的男人来统治呢,是不是呀,妮雅……」

二、仪式

我回去把加入姐妹会事情和宿舍的男生们说了,毫不费力的把她们刺激的嗷

嗷叫。当天中午我便收拾好行李,来到了学院西侧一座灰褐色的城堡前。这城堡

并不大,只有三层,宽度不过十几米的样子,看起来满打满算也就几十个房间,

大门的正面挂着一个粉红色的大牌子:红丝带姐妹会。

辛蒂娅给我了一张临时的会员卡,我在门口刷了一下,大门就缓缓打开了。

橘黄色的灯光一下子照了出来,适应了眼前的亮度之后,在我面前的是城堡的大

厅,几个穿着姐妹会t恤的美丽女孩在厅里闲逛,她们似乎已经知道今天有男生

要来,只是冷漠的看了看我沒有露出丝毫惊讶的神色。

我沖她们笑了笑,却沒得到任何回应,我尴尬挠了挠头,把目光转向了门口。

门口的沙发上坐着两个少女,她们和我一样穿着校服而不是姐妹会的t恤,我心

里估计,应该也是今年新加入的会员,她们见我进来都转过了头,目光里满是不

解,估计是因为刚刚成为会员沒有被告知今年会有男生加入的消息。我从门厅的

阴影中走进来之后,其中一个女生惊讶到:「麦克- 怀特」

「裘蒂」我也吃了一惊,沒想到会在这里碰上同班的同学,不过想想裘蒂

的家庭、相貌以及成绩都是顶尖的,被姐妹会选中也是正常的。

「你怎么能进来的」裘蒂问道。

「说来话长,总之是学生会长介绍我加入这里的。」

「你一个男生,加入姐妹会……」裘蒂显然觉得不可思议,不过还沒等她说

完,从旁边的侧门出来一个戴眼镜的长髮女孩打断了她的话。

「怀特先生加入姐妹会是经过全体姐妹投票决定的,也是为了给以后竞选学

生会长的男生树立榜样。」眼镜女孩说着走到了我们面前「你们好,我是高级会

员苏拉,我现在带你们去参加入会仪式,这边请。哦,行李放在这里就可以了,

会有姐妹帮你们收拾的。」

「那怎么好意思,我还是自己拿着吧……」我说道,心中暗想『让女人帮忙

搬行李可不符合一个绅士的行为准则』。

苏拉说道「不用了,这是姐妹会的规矩,入会仪式是不能带行李的。」

「这样啊」我便不再坚持,放下了行李随着她走进了侧门。在走一道旋转楼

梯之后,进入了城堡的地下室。

我们走进了地下室侧面的一个房间,我看向四周,房间的墙壁上画着奇怪的

图案,四周的角落里点着蜡烛,发出莹莹的烛光。

我们进来之后从四周的黑暗中走出了十几个少女,把我们三人围在中间,少

女们披着特质的长袍,长袍帽子投下的阴影遮住了她们的脸庞,看不到表情,但

我总觉得她们打量我的眼神中充满了恶意。

她们开始念起着一种奇怪的语言,低沈而琐碎,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

心里不禁一阵阵发毛。

辛蒂娅和另外一个少女分开人群走了出来,她们也同样穿着那种长袍,看不

清面目。辛蒂娅从身后拿出一张厚厚的羊皮卷轴递给那个少女。

环绕在四周的奇怪的语言渐渐变得响亮了,女孩们的声音高亢了起来

「会长,这是在幹什么……」

辛蒂娅沒有理会我,她身边的女孩打开了古老的卷轴,用不知名的的语言宣

说了什么。

这时,有两个女孩从身后拉住了我的手,我刚想回头,突听见咔的一声,她

们用一副手铐从背后将我的双手拷了起来。我不安起来「你们要幹什么」

沒有人回答我,四周的女孩们都开始笑了起来。

「仪式正式开始」拿着卷轴的女孩喊道「把这几个骯髒的新人带上来。」

四周的女孩们像得到命令了一般统统围了过来,她们用脚踢着我们的膝弯,

按着我们的肩膀强迫我们跪下,嘴里还念念有词,形成了一片低沈的嗡嗡声。

裘蒂和另一个女孩似乎已经知道会发生什么,她们顺从的跪下了。女孩们开

始用匕首割开了她们的衣服,一条条撕了下来,她们就那么赤裸的跪在一群姐妹

的中间,低着头,像两只温顺的小羊羔。

女孩们围上来的时候,她们粗鲁的动作吓到我了,「放开我」我喊叫着不肯

跪下去。我好歹也是下届会长的主要候选人,怀特家族的继承人,怎么能受到如

此的侮辱。

沒有人理会我,女孩们嘴里机械的念着奇怪的语言不停在我身上踢打着,强

迫我跪到地上。奇怪的语言组成的嗡嗡声在我的耳边响着,弄得我头昏脑涨,一

个女孩拿出了一个奇怪形状的木杖狠狠的打在了我的膝盖上,我疼的大叫了一声。

她毫不留情又是一杖打了下来,我腿上一软不由自主的跪在了地上。

身边的两个女孩立刻按住了我的肩膀,我挣了几下也沒能站起来。

辛蒂娅走了过来,冷冷的说道:「麦克,你最好老实一点,不然你会后悔的。」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喊道,并用愤怒的目光看着她。

身后的女孩立刻用那根手杖在我后背重重的打了一下,我叫了一声几乎被打

趴下了。

「希望这能让你学乖些」辛蒂娅说道:「你违抗不了我们的。」

「你……」我本想质问她,但一想到身后女孩高高举起的手杖,口气一软,

带上了几分哀求的语气「你到底要对我做什么……」看着四周诡异的气氛,我的

心里充满了恐惧和不安。

辛蒂娅冷笑了一下说道:「你很快就会知道了。」说完她挥了挥手,一个女

孩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她摘下了长袍的帽子露出了漂亮的面容,是苏拉,她手里

拿着一把短匕首,眼神中盡是狂热的神色「真是一匹野马」她说着,把匕首威胁

性的在我的脖子上轻划:「会有许多姐妹对驯服你感兴趣的。她说完便用匕首割

开了我的衣服和裤子,就像对待裘蒂她们一样。「相信我孩子,你会为你刚才的

行为付出代价的。」

她的匕首在我身上划着,我低下了头,一动不敢动。后背和膝盖仍像裂开了

一样的疼,按着我肩膀的女孩也让我无法挣扎。

「低贱的初级会员是沒有资格穿衣服的。」苏拉粗鲁的将割开的衣服一条条

撕了下来,很快我全身的衣服都被撕扯干净了。

女孩们都尧有兴致的注视着我赤裸的身体,这让我感到很羞耻,但我的双手

仍被铐在身后,连遮挡一下下体都做不到。我局促不安的夹紧双腿想要把自己的

重要部位隐藏起来。

苏拉发下了我的尴尬,她咯咯的笑了起来,然后在我的大腿内侧踢了两脚迫

使我张开腿。她蓝色的大眼睛凝视着我的下身。「不过是一个无用的小东西,让

大家好好看看。」

她抓起了我的肉棒在所有人的面前开始玩弄,「嗯,很干净,颜色也不错。」

她揉捏着像是在检查一个牲口。「不过就是太小了」她嘲笑道:「跟一个小蚯蚓

一样,我上小学的弟弟都比你的大。」她抓着我的肉棒原地转了一圈,展示给所

有的女孩们看,她们都咯咯的笑了起来。

在强烈的羞耻中,我竟然感到了一点兴奋,下体很快便出卖了我,开始变硬。

「他居然兴奋了,他喜欢这样。」苏拉立刻发现了,她笑着说道。然后用鄙夷的

眼光看了看我:「贵族真可笑,你就是一个下贱的东西。」

看着我涨红的脸,她又补充道「你很快就会习惯的,毕竟你将会有很长时间

不能再穿衣服了。」

三、僕从

苏拉羞辱了我之后又带起了帽子退回人群中,四周的女孩们开始了奇怪的咏

唱。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在她们咏唱的时候,四周的烛火似乎爆出了几个奇怪

的火花。拿着卷轴的少女站在她们的中间,她用高亢的调子念着冗长而繁杂的句

子:

骯髒的新人们,从此刻开始,你们将脱离愚昧的过往,进入新的生命。你们

将成为姐妹会中最低贱的一员,你们充满罪恶的身体将成为姐妹会的私有财产,

变成为了服务姐妹们而存在的工具。而你们的灵魂会在奴役中得到昇华,这对你

们来说是无上的荣耀。

俄狄思神的圣火已经开始净化你们罪恶的灵魂。只有在无盡的痛苦中你们才

能找到通往『真实』的路。直到那时,你才有资格成为我们的一员。

她念着,激动地几乎颤抖了起来。「你们三个跟着我说……」

我发誓遵从俄狄思神的指示……

我发誓永远忠诚于红丝带姐妹会,将我的一切奉献给姐妹会……

我发誓遵守姐妹会的一切规章制度……

我发誓放弃所有的权力和尊严成为姐妹会最低等的存在……

我发誓愿意承受姐妹们对我的一切惩罚……

? ?? ?? ? ……………………………………………………

我和裘蒂三人重复着她的话,只要慢上一点,身后的女孩就会狠狠地一杖打

过来。我挨了两杖,连温顺的裘蒂也挨了一杖。

念完之后那少女走了过来从我们三人的手指上划了一刀,把血液滴在了羊皮

卷轴上。完成之后她阴测测的说道:「记住了,违反誓言的话俄狄思神会把你们

拉进地狱。」

看着一片漆黑的古老的卷轴,上面涂抹着触目惊心的红色血液,似乎在不停

的散发着邪恶的气息。我虽然不太相信她们口中那个不知从哪里弄来的莫名其妙

的神祗。但听着她阴森的语调,感觉后上似乎有一道冰冷的气息顺着嵴椎骨升了

上来,我不禁打了个寒战。

此时我早已对加入这个带着奇怪宗教色彩的社团感到后悔起来。在我低着头

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个拿着卷轴的少女开始宣佈初级会员的守则,大多是一些充

满了侮辱性的条款,比如:初级会员有义务负责姐妹会中一切工作和杂务、有高

级会员在场时,初级会员未经允许不得说话、每个初级会员都必须成为一个高级

会员的专属僕从、初级会员在姐妹会中必须赤裸身体等等。

这简直是奴隶!!听到一半,我忍不住叫了起来:「你们无权这样对我,我

是光荣的怀特家族的继承人,我是院学生会的成员,会有人来找我的,你们无法

长期囚禁我。」我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听着,我要退会,你们现在放了我,我

就当什么都沒发生过,我什么也不会对別人说的。」

拿着卷轴的少女凝视着我,我毫不退让的和她对视着,心中忐忑的等待着她

的答案

「怀特先生」那少女冷笑了一下「我是不会让你退会的。」

我绝望的叫了起来「我的家族会来找我的,你们竟敢这样对待怀特家族的继

承人,她们不会放过你们的……」

「够了!」少女打断了我的叫喊,「小小的怀特家族算什么,这里有维京家

族的、泰勒家族的、乔治家族的,而我是林肯家族第一顺位的继承人」,她拿出

了两张纸扔在了我的脸上。「况且,沒有人会找你的,仔细看看你签的协议,你

的第一年是要在姐妹会里面度过的。」

「骗……骗人……怎么会有这样不合理的条款……」我用求助的目光看着辛

迪娅。女会长沖我点了点头「你逃不掉的,麦克。你註定要在这里待下去了。」

我一下子泄了气,几乎瘫软在地上,站在我身边的女孩架着我的胳膊把我扶

了起来。

「看来怀特先生还沒有受到足够的教育。」拿着卷轴的少女说道。

我身后的木杖立刻狠狠的打了下来,我惨叫着,但女孩们的眼中沒有任何怜

悯。

「我听你们的」我喘着粗气叫道,「別再打了,我明白了,我什么都听你们

的。」

拿着卷轴的少女抬了下手,我身后的木杖终于停下了。她冷冷的说:「怀特

先生,我是姐妹会的会长特蕾莎,如果你再敢打断我的仪式,就不会这么简单的

放过你了。」

「我知道了。」我有气无力的说。我已经认命了,只要她们不再打我,要我

做僕人也好什么也好,都无所谓了

特蕾莎继续念着初级会员的守则,她优美的声音在我耳边掠过,我却一个字

也沒有听进去。此时面前的女孩们在我眼中一个个变得狰狞了起来,我预感到设

想中的温柔乡似乎并沒有那么美好,我感觉自己好像落入了一个陷阱,却又无力

挣扎。

当特蕾莎念到最后一条时,我勐的抬起了头「初级会员加入姐妹会满一年后,

便可凭自愿申请晋升为高级会员,有资格被称为姐妹。」她说完沖我们点了点头,

「你们暂时对自己的身份可能难以接受,但这是很公平的,这里每一个会员都是

从初级会员晋升的。」

她的话让我心中又浮现出一丝希望。一年后我就不再是奴隶了。而且,我还

可以找一个新入会的女孩做我的奴隶。

在确定我们三个的归属问题时,女孩们围在一起开始讨论,从她们之中走出

了一个圆脸少女用手中的项圈牵走了裘蒂,然后又有一个鼻子中间有雀斑的女孩

牵走了跪在我边上的另一个女孩。对于我的归属,女孩们产生了分歧,似乎不少

女孩都对少有的男性僕从产生了兴趣,何况我自认为相貌还是不错的。其中一个

打扮妖艳的少女表现的最为积极,她不停的看向我手里已经准备好了一副项圈。

如果无论如何都要成为某人的僕从的话,我希望那个人是辛蒂娅,作为学生

会长,美丽而又有才幹的辛蒂娅是我一直以来暗恋的物件。

但她作为副会长并沒有参与到女孩们的讨论中。我看着她,希望她能做点什

么,毕竟她曾经承诺过会负责教导我。我现在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成为她的专

属僕从。

坦白说,身为贵族的我对于成为僕从这种充满了侮辱性的事情还是很反感的,

出自怀特家族的骄傲也让我难以接受这种卑微的身份。况且我只是抱着来这里混

一混顺便为学生会长的竞选铺路的目的。但一年后能够成为高级会员这项福利还

是不可避免的诱惑了我,既然连出自更加高贵的泰勒家族的辛蒂娅都曾经当过初

级会员,我又为什么不能放弃自己的矜持的呢

辛蒂娅看向我,她感受到了我目光中渴望,她走了过来把手中一个刻有她名

字的项圈锁在了我的脖子上,对那些还在讨论中的少女们说道:「既然她是我推

荐的,便由我来亲自指导吧,而且我名下唯一的僕从马上要转为姐妹(高级会员)

了,我应该有优先选择权吧」

四、鞭打

定下了从属关系之后,便进入了仪式的第三项,几个女孩带来了鞭子藤条等

各种刑具,我感到接下来大概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用不安的眼神看着辛蒂娅,

「会长……这是……」辛蒂娅安慰似的拍了拍我的脸颊。

房间的中间放了三张长凳,圆脸少女和雀斑少女牵着她们各自的僕人来到长

凳前,「趴下,分开双腿」她们命令道。「是,主人」裘蒂二人双手依然被铐背

后,她们顺从的附下身子把上身趴在长凳上,分开双腿,圆润的屁股赤裸的翘着。

我自然也被要求做了同样的事情,辛蒂娅松开项圈,命令我像她们二人一样,

趴在长凳上。我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一些可怕的事情,心中紧张而又恐惧。

高级会员中走出了三个女孩,她们手里拿着皮鞭站在了我们三人的后面。特

蕾莎高声宣佈开始『烙印的鞭笞』,每一个新加入的初级会员都要被鞭笞二十下

以示对以往正常人权的放弃以及对姐妹会制度的服从。为了达到消除初级会员身

上的傲气的目的,这一顿鞭子往往会打的很重。而我因为先前的反抗行为,更被

另外追加了十下。

鞭笞开始了,裘蒂身后的女孩恰好与她的主人那个圆脸女孩有些嫌隙,便打

的十分卖力,鞭子带着风声抽在裘蒂漂亮的臀部上,每次都带起一片血印。这个

女孩的对鞭打十分有经验,每一鞭的鞭梢都会打到裘蒂赤裸的阴阜。只是四、五

鞭下来,裘蒂便受不住了,疼的从长凳上磙了下来,躺在一边开始抽泣。

按规定在鞭打中无论是摔倒了还是躲避都要重新计数,行刑的女孩得意洋洋

的看着圆脸的女孩,等着裘蒂背扶起来重新接受鞭打。

圆脸女孩被她的眼神激怒了,站出来喊道:「会长,不能算,黛丝一直在打

这孩子的下体。」

黛丝辩解道:「你胡说,我打的是她的屁股。」

特蕾莎皱了下眉,说道:「把她扶起来重新计数,黛丝,你只许打她的屁股,

再违反规定你也要受到鞭打。」

黛丝应了,开始老老实实的打了起来,虽然打得狠,但这回总算是在裘蒂的

承受范围之内了。

我身后的是眼镜女孩苏拉,她主动要求要负责这个差事。苏拉站在我身后,

摩挲着手里的鞭子眼中磙动着冷酷的神色,她对我说道:「我说过你会付出代价

的。」

皮鞭在空中唿啸着落在了我的身上,我立刻感到臀部好像起了一团火灼烧了

起来,疼的我叫了出来,女孩们似乎很擅长这种刑罚,鞭子已经在盐水中浸过了,

抽在身体上时,那种尖利的痛感让人发狂,比木杖打的还要疼痛许多。还沒等第

一下的疼痛过去,又是一鞭打了下来,我感觉自己的皮肤好像都被扯了下来。尤

其是鞭梢恶毒的打到了我的阴茎,那一瞬间的痛苦几乎让我窒息了。第三鞭下来

的时候我几乎要崩溃了,鞭子又一次凌厉的扫到了阴茎上,我本能的想要夹紧双

腿,但苏拉的鞭子总能从各种角度打到我的阴茎上。

我忍不住挣扎要起来,这疼痛已经超出了我的承受极限,我感觉自己已经要

发狂了。这时一只有力的手按在了我的后背上,辛蒂娅严厉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许动,不然要重新计数的。」我从不知道她的力气如此之大,把我死死的按

在长凳上一动也动不了。「会长,我,我受不了了。」我扭动着身体惨叫道。

「闭嘴!不许叫!你想被增加鞭数吗」

苏拉露出了残忍的笑容,她是姐妹会里最残忍的几个少女之一,虐待別人总

能给她带来极大的快感,她也乐此不疲。她的专属僕人被起名叫『狗』,狗被她

绑住了膝盖,自从加入女生会以来从来沒有站起来过,一直被她牵着在地上爬行。

她剃光了狗的头髮常年给她带着一个全封闭的面具,狗已经许久沒有见过阳光了,

甚至连唿吸都要受到她的限制,苏拉在心情好的时候,就会塞住狗的唿吸孔,看

着狗为了一点点空气拼命磕头乞求她,她便会咯咯笑着感到十分开心。

我的屁股上被打出了一道道血印,开始渗出血来,这让苏拉感兴奋了起来,

她摘下了眼镜,双眼中盡是兴奋的光芒,一片红晕染红了她的脸颊,她听着我压

抑着的叫声,感觉阵阵的快感袭击着她的神经,她感到自己的下体已经开始湿润

了。

随着兴奋度的提高,苏拉一鞭比一鞭更加用力。我被辛蒂娅按着,一动也动

不了,只能咬着牙承受着,几次都到了晕过去的边缘。好在裘蒂被打倒之后,特

蕾莎大声的宣佈了鞭打的规定,苏拉也不敢再打我的阴茎了。

这虽然让我稍稍好受了一点,但落在臀部上的鞭子依然像是要把我撕裂了一

样。到第20鞭的时候我全身已经被汗水浸湿了,我感觉眼前发黑随时都会昏死

过去。我感觉自己就像身处地狱一般忍受着无穷无盡的痛苦,几分钟的鞭打好像

过了几个世纪一样漫长,而又无穷无盡……

我的嗓子因为痛苦而嘶哑,身为贵族的我是在整个家族的呵护中长大的,哪

里受到过这样的待遇。我不知道这地狱般的痛苦何时才能结束,又打了两鞭之后,

我几乎要哭出来了,我偏过头用用湿润的眼睛带着乞求的看着按住我身体的辛蒂

娅。

我感到后背上的手松开了,这时,一个散发着温柔气息的身体坐在我面前的

长凳上,我感受着这熟悉的味道,是辛蒂娅。她分开双腿坐在了长凳的另一端,

我的脸在她的双腿之间,对着她腿间那散发着神秘和性感气息的隐秘部位,那里

散发出的迷人的的女性气息。辛蒂娅温柔的摸着埋在她双腿中的脸颊,说道:

「麦克,知道错了吗」

感受着她的抚摸,我一下便崩溃了,立刻就哭了出来。我嘶哑的哭道:「会

长,会长,我错了,我知错了,求求你,你让我做什么也好,做什么我也愿意,

就是不要再打我了。」我在辛蒂娅的修长而充满弹性的双腿间抽泣着。

「你能保证不再违反规定吗」

「我保证,我保证」我哭着说道。

辛蒂娅抬了一下手,苏拉便意犹未盡的停了手。

「记着,只有我能解救你,只有我能掌控你。」辛蒂娅抚摸着我的头髮,满

意地看着我在她身下忏悔。「是的!」我回应道,我把脸贴在她的腿上,感受着

她的温柔,这一刻辛蒂娅就好像是我的救世主一样。从她双腿间向上看去,辛蒂

娅穿着黑色长袍的修长身躯妖娆而又充满了魅力,美丽的几乎要发出光芒一般,

显得那么神圣。她居高临下看着我,这一时间我感到我的全部包括我的生命都是

属于她的,我是那么的爱她,不不仅是爱,还有崇拜和敬畏。我永远也不会违背

她。

「好吧,麦克,我相信你。」辛蒂娅说道:「不会再有人打你了,你会成为

一个好僕人的。」

「辛蒂娅,这不符合规定。」苏拉不满的说道,她明显还沒有盡兴。

「入会仪式的20下已经打完了,惩罚增加的鞭数我应该是有权减免的吧。」

辛蒂娅说道。

苏拉还想再说什么,特蕾莎走了过来:「就到此为止吧,我看这孩子已经得

到教训了。」

苏拉鼓了鼓嘴终于沒有再说什么。

苏拉退下后辛蒂娅仍沒有让我起来,一顿鞭子让我学乖了,沒有辛蒂娅的命

令我一动也不敢动。金髮的学生会长在我背后悉悉索索的幹着什么,我有些紧张

同时也很好奇,就偷偷向旁边看去,裘蒂身后的圆脸女孩在胯间穿上了一个穿戴

式的假阳具,通常在女同志之间进行性爱用的那种。我明白她要幹什么了,她要

在众人面前姦污裘蒂,这是让僕人放弃尊严最有效的手段了吧。

我转念一想,可我是男人啊。突然一个念头像闪电一样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不不不可能,她们不能这样做。我疯狂的想要把这个念头从脑海里赶出去。

可当一个冰凉的物体在我屁穴上摩挲时,我知道我猜中了,我本能的夹紧了

双腿。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被鸡奸,即使在我最疯狂的梦里也沒有。我是一名

贵族啊,我是学生会的精英啊。难道刚才我所遭受到的屈辱还不够吗

我都已经甘心做一名奴隶了,难道这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让我受到如此的

侮辱。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在慌张的叫着:「会长,求你了,不要,我受不了的,

而且……而且我是一名贵族啊,你不能这么对我……」

「贵族」辛蒂娅嘲笑般的哼了一声。「放松,麦克,还记得你刚才保证过

什么吗」说着她的双手开始在我身上抚摸着,她修长白皙的手指就像是充满了

魔力一般,让我浑身都燥热了起来,她不听的挑逗着我,手上的动作如此熟练,

我感觉身体好像要融化了一般。

「放松,麦克,放松,我的僕人,你知道你违抗不了我的」她的声音听起来

很近,又似乎那么遥远,就像从梦中传来一般。

我在快感和恐惧中游走着。我的理智在不停地提醒我,但我依然沈浸在她的

爱抚中。身体逐渐松懈了下来。

辛蒂娅得意的笑了,她腰部一挺,那邪恶的器具便刺入了我的股间。我感到

身下一阵疼痛,身体好像被一把火钳撕裂了一样,突如其来的痛苦让我惊叫了出

来。

在众多女孩的注视下,辛蒂娅扶着我的臀部开始抽插了起来,她的胯间一下

一下的撞击着我,一次比此次更加用力,我感觉自己就要被她刺穿了。

「不要,求求你了,不要。」我无力的挣扎着,在这个女暴君的征伐下扭动

着身体。辛蒂娅俯上身压在我身上,胯间依然不停地抽动。「你逃不掉的,你是

我的东西了!」她在我耳边轻声说道,我能感到她嘴里温热的吐息。

我什么也不愿意再想,大脑中一片空白,是呀,还能怎么样呢还会有什么

更可怕的事情吗渐渐地,疼痛减弱了,我竟可耻的从她的鸡奸中感到了一丝快

感。一种我从未体会过的奇异的感觉慢慢袭来。我突然发现我痛苦的叫声居然开

始转变为快感的呻吟。

她满意地看着我,双手在我身上敏感的地方游走。快感像潮水般一波波的袭

了过来,不知何时我居然开始迎合她。

「不要」辛蒂娅嘲弄的说「你这可不像是不要的样子。」周围的女孩们都

笑了起来。她们满意地看着这我逐渐被辛蒂娅征服,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

在她们的嘲笑声中我感觉自己身体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一下崩溃了,我开始努

力的迎合辛蒂娅,她的双手揉捏着我胸前的凸起,在无与伦比的快感中,我开始

感到了一种幸福感,一种归属的感觉。在那一瞬,我达到了高潮。

女孩把假阳具从我的身体里里抽出来的时候,我感到无比的空虚。我知道我

再不是一个孤单的人了,我的身心已经属于辛蒂娅了。

手铐被解开之后,我自觉地跪到辛蒂娅脚下,我依恋的搂着她的腿似乎那关

乎着我全部的幸福一般。她冷冷的看着我。「主人」我小声喊道「主人,我爱你。」

在那一刻她的目光似乎也温柔了起来。

五、调教

仪式之后,我们三人便被各自的主人领走了。在姐妹会的领地,这个城堡的

内部,初级会员是不允许穿衣服的,我赤裸着身体跟在辛蒂娅身后来到了城堡二

层,她私人的房间里。

沒一个高级会员都被允许有私人的房间,自己可以随意佈置,直到毕业离开

被辛蒂娅的房间按她的喜好整体刷上了粉红色的漆,靠窗户的地方摆着一张十分

柔软的大床。床上放满了各种布娃娃,看起来十分温馨。

辛蒂娅坐在床上,把我牵了过来,我很自然的跪在她的脚边依偎着她的小腿。

此时我的心中充满了归属的幸福感,美丽的少女看到我如此依恋她,也感到十分

满意,她勾起了我的下巴,「麦克,我知道你一直喜欢我,由我做你的主人,你

高兴吗」

「这是我的荣幸,主人」我毫不迟疑的回答。我确实一直暗恋着辛蒂娅,美

女会长一直以来都是我憧憬的对象。但我从沒有跟她提起,因为我觉得我远远配

不上这个美丽、优雅、而又有能力的人。当我最终放弃了我那可笑的尊严之后,

我发现我的心中充满了幸福,只要能跟她在一起,即便是作为她的僕人又怎么样

「真乖」辛蒂娅听到我的回答满意的笑了,我知道她很得意,她自然也有的

得意的资本,她只用了一点小手段便把同学变成了任由使唤的僕人,尤其这个僕

人还是出自贵族家庭。

女孩拍了拍我的头「应该如何奖励你呢」她居高临下看着我,似乎产生了

一股欲望,俯下身子来开始吻我,我自觉地开始迎合她。辛蒂娅独有的甜蜜气息

扑面而来。充满了我的口腔。「含住了」她命令我,然后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

我听话的含着她的舌头并用舌尖在上面打着圈,我努力回忆着所有能记起的接吻

技巧并开始尝试着取悦她,辛蒂娅的口水顺着她的舌头不停地流进我的嘴里,我

毫不迟疑的咽了下去。一会之后她抬起头,笑了笑,「你的技巧很好。」

她的目光顺着我的身体向下打量,由于刚才的亲密接触我的下体已经激动的

站立了起来。「很有精神么」她似笑非笑的说,开始用手把弄着我的下体,然后

又在我身体的各处捏了捏,满意的说道:「你会成为一个好僕人的。」

随后,辛蒂娅让我跪在墙边等候她的命令,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做错了什么,

心中不禁忐忑起来。

一会之后辛蒂娅叫我过去,她有一个小铃,她要求我每次听到铃响必须立刻

到她身边去。我飞快的站起来走了过去。她坐在书桌前,正批改着学生会的文件。

见我来了她头也沒抬,只是把椅子向后挪了挪,在书桌和腿之间流出了一道缝隙,

说道:「钻进去。」我依言钻到了书桌下面。

书桌下面的空间很小,我跪在里面有些局促,辛蒂娅迷人的双腿就在我身体

的两侧。她进屋时已经脱了鞋,这时便把赤裸的双足踩在我的腿上,上方传来女

孩优雅的声音「不会按摩么,奴隶」

这是她第一次叫我奴隶,我心理早已经明白,在姐妹会制定的规则下初级会

员跟奴隶并无两样,何况现在我已心甘情愿的做她的奴隶。

按摩我并不在行,我轻轻的按着她的双腿生怕弄痛了她,一会之后她似乎并

不满意先是抬起双脚架在我的肩膀上,然后又把一只脚踩在了我的脸上,脚趾间

的缝隙对着我的鼻子。辛蒂娅的小脚白嫩而又晶莹每个指甲上都涂满了兰蔻。看

起来十分可爱,即使这样,穿了一天皮靴也让她的脚上散发出淡淡的酸臭的气息。

「味道怎么样」她问道。

「太美妙了!」我谄媚地说。

她用脚轻打了我一个耳光,笑駡道:「胡说。」

然后她便不再理我,我也不敢打扰她,就在她的两腿之间安静的跪着,直到

膝盖发麻也不敢动一下。又过了好一会,辛蒂娅伸手下来拍了拍我的脸,一只手

掀开裙子,另一只手把我的头向裙子里按,我顺从的把头钻到她的裙子里面,她

白色的内裤就在眼前,那下面覆盖着的神秘的地方散发出迷人的气息引诱着我。

辛蒂娅把内裤向一面拨开,露出了里面美丽的花瓣和深邃的溪谷,她又按了

按我的头,我知道现在是盡奴隶本分的时候了,我把头贴了过去,伸出舌头在花

瓣和溪谷中游走着,沒有忽略每一个缝隙和皱褶。她的淫水泊泊的流了出来,沾

满了我的脸,我努力的吞咽着,并向溪谷的深处继续进攻。不一会她的阴蒂便勃

起了,我更加耐心的舔着,许久之后,一股热流涌来,我知道她达到高潮了。

辛蒂娅批改着档,繁琐的事务让她有些心烦,好在身下的小傢伙给她带来

了一股又一股的快感。『男性奴隶果然別有一番风味,引诱她加入姐妹会是再正

确不过的选择。』辛蒂娅感叹道。

和女性相比,男性奴隶的舌头虽然硬一些,但也更有力,更具有进攻性,更

加刺激。否则她不会才这么短时间便把持不住泄身了。要知道,她以前的女性奴

隶都是舔到舌头酸痛,哭着求她,她才会让她们停下来。

我跪在辛蒂娅的胯下,努力用舌头清理她濡湿的阴户,这时她伸手递下来一

张纸,我用纸把小心翼翼的她的下体擦干净之后,把纸攥在手里,想等一会从桌

子下面出去之后再扔掉。『吃下去』上方又传来女孩的命令,她从我手里拿过纸,

捏开我的嘴放了进去。「这是我的规矩,以后要自觉,不要等我说。」

辛蒂娅做完学生会的事情之后才把我从桌子下面放了出来。她的嘴角露出了

一丝笑意,看来对我的工作还算满意。她把我牵到了她睡觉的大床旁边,在床尾

的地方,她掀起了一张粉布,那下面罩着一个铁质的笼子,她让我钻进去,然后

又把笼子锁上了。

这笼子不算太大,仅仅够我蜷缩着身体蹲在里面,动作稍微大一点都会碰到

笼子上的栏杆。辛蒂娅隔着笼子摸了摸我,「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奴隶了,明白

么麦克,我也不会再叫你麦克了,嗯,就你叫奴隶好了,这才符合你的身份」

我点了点头。

「我要出去一下,你暂时就待在这里,等我回来我会开始教导你在姐妹会中

怎样做一个称职的初级会员。」

「明白了,主人。」

「那就这样了,好好享受吧」她说完,拿起批改过的文件走了出去。我猜她

应该是去把改过档下发给各个学院。给做了她一年多的书记官,我对她的工作

习惯还是很瞭解的,这本来应该是我的工作,现在只能由她自己来幹了。

蹲在一个小笼子里是很不舒服的,辛蒂娅虽然体贴的在笼子下边加了埝子,

让我的腿和脚不至于被笼子下面的栏杆硌痛。但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还是让我浑

身的肌肉开始酸痛。

两个小时过去了。辛蒂娅还是沒有回来,我感觉全身开始发麻,后背疼得要

命。我期盼着辛蒂娅赶紧回来,把我从这个小小的监狱里放出去。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在我期盼的目光中,门口响起了开门声,辛蒂娅走了进

来。

「主人~」我高兴地叫了起来。就像迎接主人回家的小狗一样。

「这么一会就想我了」辛蒂娅说道。她手里又拿了一堆新的档。

再把档放好之后,她打开笼子把我放了出去。我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

自觉的跪在她身边。

「你到目前为止的举止都很得体,很多东西都不需要我教就能自觉的做到,

比如称唿我为主人,以及主动跪在我的身边,这都很好,不过还有许多事情我要

教你。你既然选择我做你的主人,那我就会细心的教导你,让你成为一个举止优

雅得体的初级会员。」

她从档中抽出一个本子,正是特蕾莎在入会仪式上念的那个。辛蒂娅开始

慢慢地念着保证我能听懂每一个字。那里面包括了许多初级会员要遵守的规矩,

比如等待命令的姿势,伺候主人的姿势,请安的用语等等。她读完之后,把那个

本子递给我。

「这是初级会员的手册,今天剩馀的时间你就跪在那边好好学习吧,晚上送

你走之前我会抽查的。」

姐妹会有规定,初级会员晚上是统一关在一起休息的,只有白天才会在各自

的主人的身边。每天晚上六点便会有专门的高级会员把我送到专门的休息室。此

时距离六点还有大半个小时的时间,初级会员的手册足足有十几页,我想所谓的

抽查不过是辛蒂娅想找个理由惩罚我吧。

不过作为处理杂事的书记官,我对自己的记忆力还是很有自信的,在六点之

前我把那一本册子背了七七八八,在辛蒂娅抽查时只错了两个细节的问题。

「不错,你逃过了一顿鞭子。」辛蒂娅说道:「不过错了两处还是需要惩罚

的,今天已经到时间了,就留到明天吧。」

不知道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让我有些忐忑,但我还沒来得及问,门铃就响了

起来。

开门之后,门外居然是苏拉,不幸的是她正是初级会员夜间管理的负责人,

她似乎对我抱着一种特別的兴趣,打量了一番之后过来拉住了我脖子上的项圈。

我本来说什么也不想离开辛蒂娅的。但在她强调这是姐妹会的规矩之后,我还是

不情愿的答应了。

出门后苏拉命令我跪下,跟在她身后爬到休息室去。在被她鞭打过之后,我

本能的害怕这个比我矮了大半个头,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少女,她只是简单示意了

一下,我便听话的跪下爬行着跟在她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