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男女生活

荒淫了一整夜

来源:久奇网   浏览量:7   发布日期:2022-10-04

荒淫了一整夜

当兵退伍后,就到一家纺织厂当工务维护,而我负责维修保养的部门作业员百分之八十五都是女孩子。有一天,工厂来了一位 22 岁的女孩,长的非常好看,胸部蛮丰满,看起来有 34- D或E,经过打听后,她的名字叫陈慧萍,花莲阿美族人,据说她 19 岁就已经结婚,沒有生小孩,她刚与她老公离婚两、三个月,她的老公大她15岁,是花莲知名饭店的经理,因为她老公工作之便,与饭店工作的小姐搞上有外遇,所以两人就离婚了。

工厂机台设备顺畅,我们这些工务保全沒有什么事,就会像苍蝇一样,到处找女孩聊天,看看她们穿着紧身裤子,圆圆屁股上印出内裤的痕迹,或有时工作时,漏出领口内圆圆胸部。与慧萍一起工作的是一位风韵尤存的年轻欧巴桑,我与她同姓,我都叫她大姊,大姊她也有36岁了,是副厂长的老婆,个性非常大方开朗,常常在穿着上蛮开放,有时有意无意的,露出不该露的地方给人看一看,偶尔她穿裙坐在小板凳上,也会看到她两腿间的性感内裤,有时是红色、有时是蓝色,而且都是蕾丝半透明性感内裤,前方鼓鼓包着她的阴户,看的我小弟弟都会挺身立正。

我常常会藉机与大姊聊天,大部份的人认为,她是副厂长老婆,都不敢亲近她。而我一不求升官,二来因为自己本身开朗的个性,三来刚好我们同姓,她说她是我姊姊,我是她弟弟,四来我喜欢较风骚的熟女。所以我常藉机跟她谈天,也顺便看看她的内裤。她对我真的像小弟弟的爱护。当然,每次聊天,慧萍会在一旁静静的倾听,看我们在有说有笑的,真是羡慕;经过一个多月认识,慧萍也会一起加入聊天内容。有一天,大姊说今天是慧萍的生日,我们三个人晚上吃个饭,唱唱歌庆祝一下。到了下班前,我问慧萍,是不是要我载她。

「好阿,我正想问你,那我先回宿舍洗个澡,你要不要到我房间等」

我心想真是天载难逢的机会,当然说好(公司规定,女生宿舍男宾是止步的.但我们工务保全人员例外,宿舍区水电也是我们负责维修,我们常进出,所以警卫不会阻止我进去女生宿舍)。进到她的房间就有一种香味,她拿了盥洗用具及用外衣包着换洗内衣裤就往浴室去洗澡。我闲着也闲着,就偷偷打开她的内务柜,一看面有一格放了她的内衣裤,面有各种颜色,内裤都是小小条性感型的,大部份都是蕾丝薄纱透明的,有几条是细缐丁字裤。不知不觉小弟弟又立正了,越看越兴奋,我把我的阳具掏出来,顺手拿起一条橘色丝质内裤,在阴茎上摩擦套动,那种丝质内裤拿来打手枪的感觉,真是柔软舒服。忽然,听到走廊公共浴室有开门声,害我赶紧把硬挺的小弟弟放回去,把她的内务柜轻轻的关上,顺手把那条小内裤放入裤袋当做纪念,赶紧躺到她床上,假装闭目休息。

「小贤,你先出去门口等我,我换个衣服马上就好」慧萍进来后说。

「好吧,那我先去把机车启动,大门口等你好了」

到了与大姊约定的餐厅,大姊早已在门口等了,一停车,大姊开玩笑说:「看你们甜蜜的样子,有像一对情侣喔」,我笑着回头看慧萍,她不好意思,脸颊已红咚咚的说:「大姊,不要开玩笑,小贤才不会喜欢我这种离过婚的女人」我不经大脑直接就说:「不会啦,我最喜欢漂亮可爱的人」大姊接着生气的说:「小贤,你的意思是,大姊我人老珠黄,就不漂亮可爱啰!枉费我对你最好」

我赶紧解释说:「大姊您是最有韵味的女人,我每次看到你,回到家后,我真的会幻想跟你在一起」

「喔,连老娘老豆腐你也吃,不过听你这么讲,心真是爽快。好了,不要再槓了,肚子都饿扁了。走,咱们赶快进去吃饭吧」

大姊看起来非常快乐,就叫了红酒来庆祝。吃饱后,不知不觉一看,我们三个人已喝掉四瓶的红酒,我们三个人酒量相当,大概也有六七分醉。大姊说,反正明天不用上班,今晚可以欢乐晚一点,拿起电话,就打给她老公,说「今晚跟慧萍在一起吃饭,等一下去唱歌,晚上不回家,直接送慧萍回公司宿舍一起睡」,然后挂完电话,说「走,马上来去唱歌 Happy – Happy 」。

进了包厢后,大姊又叫了红酒继续喝,三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轮流唱歌,一边喝酒助兴,偶尔唱歌时,我会用手搂着她们的肩膀。大约过了一个多钟头,大姊说要去上厕所,慧萍说她也要去。

待她们出去后,我忽然想到,皮夹内有五颗上次仓库堆高机操作手小祈给我女孩吃的春药,我灵机一动,当初小祈讲得好像神药一样,不晓得有沒有效,想想这两个女人,今晚这么 High,干脆试试看吃了会怎么样,就在她们的杯中各丢两颗,把杯子晃动让它溶解,她们回来后,并沒有发现杯中有异,大姊又举杯说「干杯」,我们三个人又把整杯的酒干掉。

大概经过三十分钟(我有看錶计时)左右,慧萍坐在沙发上,我偷瞄她的举止动作,她不时的把两脚夹一下夹一下上下磨擦,偶尔手会偷偷摸一摸两腿之间会合处,有点坐立不安的样子。

大姊与我在旁边跳舞,感觉她有意无意的会碰我的下体,她有时又故意让她的下体碰我大腿,她脸上一阵红晕,我看好像药性有功效了。我想今晚搞不好有机会上到慧萍了,我藉故说要去尿尿,到厕所,拿出朋友给我的牛鞭丸,直接吞二颗进入肚中。

我回到包箱后,大姊说换她去上厕所,留下我与慧萍在包厢内,我坐在她旁边,拿起麦克风唱歌,我的抱着她的肩膀,看她沒拒绝,而且她的头靠过来,我停止唱歌,放下麦克风,两手抓着她的双肩,就把嘴唇吻她的嘴唇。

慧萍沒有把我推开,反而双手抱着我的后背,因为她穿短裙,我的右手直接摸她的大腿,故意把她的双腿轻轻分开,摸到她的阴部,一摸到内裤裤底,已经有一点点溼了,把她的裙子稍为上提,顺着她淡绿色蕾丝内裤边缘,把它往旁边拨开,直接摸到她的阴部,慧萍的阴道已经都溼了。

「慧萍,你下面好溼喔!」

「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太多了,刚刚看你跟大姊两个身体,黏在一起跳粘巴达,害我心一直胡思乱想,还想要跟你做爱!」

「那今天我一定要让你爽,就当做我送给你的特別生日礼物!」

「但是,大姊怎么办」

「沒关系,大姊个性很开朗,等一下我们告诉她,我们有点酒醉先回去,就好了,她一定不会跟我们计较啦!」

我与慧萍浑然忘我的互相接吻调情的时候。忽然,大姊推门进来,看到我的手还在慧萍阴部抚摸着,干咳嗽一声,害我赶快把手抽回来,慧萍也赶快把裙子拉好。

「小贤、慧萍,你们真大胆,趁我上洗手间,居然互相搞起来了」

「大姊,不知道为什么,刚刚看你们跳舞时,我心一直出现想与小贤做爱的念头」沒想到慧萍会这么老实的说出来。

「慧萍,说真的,刚刚我与小贤跳舞时,心想的与你一样,我连内裤都有一点溼了,所以我刚刚去厕所处理一下,自己还摸了一下,反正大家都已成年了,不要不好意思,其实我跟我老公性生活不是很协调,我想………今晚干脆我们放开一切伦理道德观念,我们三个人一起 Happy,怎么样」大姊也大胆的说。沒想到这两个女人这么坦白。

「大姊,我是离过婚的人,我很感谢妳跟小贤对我这么好,我是沒什么差,只不过……不知小贤的意思怎么样」

「小贤,要是別人我是绝对不肯的,是你才有这个福气。有两个女人陪你,你也够幸福了,难道你嫌我这个欧巴桑」应该是药效让她晕了头,才敢这么大胆。

「慧萍,刚刚我就说了,今天我要送妳特別的生日礼物,沒想到换成妳们让我觉得今天是我的大日子,大姊,其实我常幻想与妳们做爱很久了,我们三个一起做,真的可以吗」

「小贤提议不错喔,今天就当做送给慧萍一个特別的生日礼物,让她来个终生难忘的感觉」

大姊说完即坐到我旁边,伸手摸向我的还鼓鼓的阴茎,反而慧萍有些不好意思。我本来就不是笨蛋,有这么好的机会我当然不会放掉,只是一时沒反应过来,既然大姊都已经动作了,我也要赶快把握这难得机会。

刚刚与慧萍抚摸调情时,阴茎早就已经澎胀的受不了,何况现在又有两个不同味道的女人在旁边,我直接抱住慧萍继续接吻,并抚摸她的大奶,一下子,慧萍也把心情放开,主动抚摸我的胸膛,大姊将我的皮带解开,拉下拉鍊,我把臀部稍为提高,大姊就拉下我的长裤、及内裤,两手上下抚摸套弄我的阳具。

我也把手摸向慧萍的阴户,拨开内裤边缘,伸进她的阴道口,她的小溪谷已经溼淋淋的。大姊把头趴下,直接把我的阴茎含入嘴中,慢慢舔起来好像吃冰淇淋一样,我也把慧萍的淡绿色性感蕾丝小内裤轻轻往下脱掉,慧萍两腿也自动分开,让我更容易抠她的小洞。

看到大姊跪在沙发上,我的另一只手伸到她的后面,把她的裙子翻起,看到大姊穿的是淡紫色薄纱性感透明小内裤,连股沟都漏出来了,把手弯到她的前方,顺着下方突起处抚摸四、五下,面的水直接渗透出来,把小内裤印的有一点湿湿的,我顺着裤边拨开,直接抚摸她的肉缝,把她流出的淫液带到她的阴核处,轻轻拨开阴唇,她的阴核已充血膨胀突出来,她的阴蒂很大硬硬的,我将手指轻轻的在旁边轻揉,大姊含着我的阳具,嘴发出「……啊….嗯….啊…嗯….」的声音。

慧萍的双腿,越张越开,她想让我摸深一点,整个露出她湿润的小穴,连沙发上都有水渍。我将大姊的头扶起,站了起来,然后将我早已粗硬的鸡巴,对准慧萍已有一个小洞的阴道,直接插进慧萍的小穴内。双手按住慧萍柔软的双乳搓揉着。

「好美呀,慧萍我操你嫩穴的感觉,好棒啊!妳是不是很久沒有做爱了,你的小穴好紧喔,夹的我好爽,现在,我先把你插爽了,等一下再安慰大姊,也让她爽快一下!」。

大姊坐在旁边,两腿大字的分开,左手将小内裤勾住往旁边拉开,右手在阴蒂处旋转画圈圈轻揉着,她的嘴唇微开,口中发出无痛呻吟「…嗯……嗯…」的声音,鼻子情不自禁地发出粗粗的喘气。

我把两手将慧萍的两条腿抓起挂在我肩上,用力的抽送,只想把它尽量塞入。

「小贤,啊!插进我的……花心了……好棒呀……!啊…..爽死我了……嗯…..我不行了……好哥哥…...停下吧….大姊……换你…..来吧……」慧萍已来了一次高潮。

「看…着你们…在做,听到……插穴的声音,……好剌激…耶。我这里也……全都是淫……水了。」大姊听到我们抽插碰击,两个肉体碰撞「波、波、波」的声音,又听到慧萍舒服爽快的叫春声,一边加快揉阴蒂,一边喘着说。

「大姊,我先让慧萍再高潮一次,让她真正的爽快,等一下,再去插你的小穴,让你舒服」

「小贤,嗯……沒关系,嗯…..我刚刚已…出来一……嗯……一次了,大姊…平常…….对我们两个很好…,你也要….嗯….让大姊…….舒服吧!…嗯….」

「好吧!慧萍,那妳先休息一下,我跟大姊做一下,让她也舒服的发洩」

我抽出我的阴茎,整个阴茎上沾满慧萍的淫水,我用手把大姊的薄纱小内裤往旁边拨开,直接插入大姊的穴中。

「…啊,…我…要死了…啊!小贤,…哟…小贤被你…插真的很爽…哦……我老公的懒较沒有你…的粗,你会把大…姊的小……骚穴…给…幹烂掉,会……把我插……破了。」

大姊也把手伸到阴蒂处,自己自摸起来。

「大姊,你的小穴好紧阿,阴道面一缩一放,夹的我好舒服哦」,因为大姊的内裤沒脱掉,蕾丝边紧紧摩擦阴茎,插了三百多下,我感觉要发射了。

「大姊,我可以射进去吗」

「小贤,沒关系,我早就……结扎了,哦…….把你的精液…全部射进来…给我…. 哦…好…爽…」。大姊也跟着上下摆动臀部。

「大姊,我要来了」。我加快速度,龟头慢慢澎胀,我知道快了。

「小贤,我也快高……潮了,你还不….要出来….等我一下..嗯…」

我马上停止抽送,把整根阴茎插到底,龟头在阴道面慢慢旋转,我把臀部夹紧,并且用力缩肛,把舌头住下锷顶,防止射精的冲动。

大姊的手快速画圈圈,忽然,大姊身体弓起,我知道她已经又要第二次高潮了,我开始慢慢抽送,到底时,把龟头向上翘。一下子,龟头受到一股暖流冲击,龟头受到刺激精门一放,直接就把精液射入大姊子宫内,大姊受道强力热热的精液冲击,全身也打个冷颤,身子僵住一阵子,我把我的阴茎继续慢慢抽送七八下后,抽出我的阳具,看到大姊的蜜穴处,开了一个大口,面红色的肉一张一闭,淫液与精液也从洞内深处,慢慢流出来了。

我拿起桌上的纸巾,将她们两个及我的下体,轻轻擦拭干净后,往沙发上坐下。

「大姊、慧萍,我不知道 3P 的滋味,真的是那么爽快,舒服的 !」

「大姊,我刚刚被小贤插的来了两次高潮,真的好爽喔,妳有沒有很舒服」

「小贤说的对,我也是与我老公外的男人第一次做爱,感觉不一样,尤其刚刚看你们做时,我下面痒死了,一直流水,真的受不了,不过三人行的感觉,真的不一样,好爽、也好舒服喔!」

离开 KTV就由大姊开车载我跟慧萍,不回工厂宿舍,直接到汽车旅馆过夜,门口服务生用奇怪的眼神看我们,一定想说,又有人来搞轰趴,但怎会二女一男我们进到房间内,大姊就说:「刚刚流了好多汗,想先去洗个澡,沖个凉,比较舒服一点」。

我与慧萍两人坐在沙发上,我紧靠着她,鼻子闻着她身体发出的香味,我们两个嘴巴就接起吻来,我的两只手不规矩的在她身上游走。她不时伸手过来将我的手,从她重要部位移开,她的衣服三颗扣子被我打开,看到胸罩包着两颗如尖笋般的乳房,我和她的嫩舌交缠着,嘴吸着她嘴流过来的香津,我的手就从她的领口探入,拨开她的胸罩,手掌将整个丰满的乳房握住轻捏。那种柔软又有弹性的触觉,让我胯下的阳具又膨胀起来。慧萍也轻微呻吟起来「…嗯……嗯……」,原先来拨开我的手,反而压在我抓捏她乳房上的手,她的眼精也紧闭起来。此时我偷偷将自己下身裤子迅速解去,胯下的阳具在失去屏障后,就像藤条般弹出。

「……啊!」就在她「啊」的同时,我的嘴将她另外一个乳头含住,舌头轻轻的舔打着,在舌尖的挑逗下,变成一个小肉球硬了起来,我不断的打转轻舔着,慧萍受到这样的刺激,生理上也强烈的反应出来。将她的性感小内裤除去,慧萍两条大腿,无力的跨在我的大腿两旁,两人相拥着,我将她抱在身上让她躺到床上。只见她雪白的下半身,有一片乌黑浓郁的阴毛,阴毛下方有一条淡红色的细缝。我将嘴唇舔到小缝上,试着将两片花瓣用舌尖拍打顶开,轻轻的顺着小缝舔着,并吸取从花瓣中流出的蜜汁,舌尖轻轻勾起到阴蒂处,一股甜美的蜜汁,不断从小溪谷慢慢流出,顺着舌头的舔动,流入我口中。

「嗯…..哪儿很髒……不…要舔那…喔……喔……」慧萍嘴气喘般的说。忽然,我下面的阴茎一阵温暖,原来大姊沖完澡出来,把我坚硬的阳具含入嘴中,大姊的舌功真的厉害,她用舌头轻轻的将我龟头马眼舔弄,舌头又顺着阴茎往下往上来回轻舔,一直舔到我两个卵蛋,然后又用嘴唇轻轻的将卵蛋含住,舌头在面轻轻的舔着,害我阴茎直挺一阵一阵的跳动,马眼也流出水来。